光環效應(下)

接續光環效應上篇

我們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很大一部分是會受到我們周圍的人以及帶領我們的老師所影響。當老師的品格很有問題怎麼辦呢?

我覺得這可以從兩個狀況來分析,一是老師專業的高度到什麼程度,二是學習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這個老師的專業在該領域並非無人可匹敵,所開設的課程市場上有可取代的人選,我會選擇與其專業相近但人品較好的老師,畢竟我們與老師學習,除了學習專業,也在無意中學習老師看事物的方法以及待人處事,因此找一個專業和人品都在平均水準以上的老師我覺得相當重要。但如果他的專業已經到達該領域無人可企及的程度時,那麼放棄學習他的專業會是很可惜的事,我還是會學習他的專業,但會對他傳達的價值觀抱持謹慎心態。

再來從學習的目的來分析,該老師的重大瑕疵與我想要學習的是同一個領域嗎?如果我想學習的是研究事物的方法,但該老師卻抄襲剽竊著作,那我想該老師再強都不應該去跟他學習。如果我想學習的是知識,而這位老師的瑕疵是在私領域(EX:對女友家人很爛),那老實說我不會在意他這方面的問題,因為私領域的事情外人很多時候是不知道真相的,我還是會繼續向他學習。如果老師的瑕疵是會對女學員性騷擾,那我想除非是以線上課程的方式學習,實體課程還是敬謝不敏,被性騷擾的創傷是會留很久的….

這樣的雙重標準說來滿可笑,但也許這也是我們長大必須接受的事。專業一般但人品有重大瑕疵我們可以換人學習,然而當專業達到世界級的高度,那麼就還是要將其言與行分開。愛因斯坦、霍金、畢卡索現實世界中也滿渣,但難道要因為他們的渣而無視他們的相對論、量子物理以及藝術鉅作視作敝履嗎?

努力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不需要的是什麼,盡量去覺察自己是否有以偏概全的認知偏誤,以及抱持著開放但懷疑的心,可以信任,但不要信仰,我想這是我們可以做的,也是我現在在努力學習的。

最後想分享的是Sohee在訪談中提到,她的好朋友曾經質問她如果Bret沒有現在的權勢和地位,她會忍受這幾年這樣被對待嗎?Sohee立刻回答不會。 在地位高的人面前,我們可能都有不自覺的討好迎合心態或是自卑而不敢反抗,或是因為光圈效應而認為對方是對的而覺得是自己錯或是不斷為對方辯解。當我們在這樣的權力弱勢下,我們的思考會轉變,因此我們也要不斷的質問自己,如果對方沒有這樣的權勢,你還會這樣思考和應對嗎? 這邊並不是要鼓勵大家反抗權威,我們的人生總有很多艱難的選擇,但了解這層意義,我想我們會更加理解自己為何會做出這樣的選擇,進而與自己和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